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

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科研 >

哈佛需要什么样的学生
  一个在400名学生中成绩只能排在第100位左右的重点高中应届毕业生,能够考进什么大学?清华、北大,还是复旦、南大?好心人一定会对她说:假如能够进一所全国重点大学,就是你的造化了。 
  但你相信吗?上海复旦附中的汤玫捷同学,在圣诞节前夕,收到的是哈佛大学的本科录取通知书,以及每年4.5万美元的全额奖学金。这样的提前录取荣誉,中国只有一个,亚洲也只有两个,它意味着,哈佛这所全球顶尖名校,视她为最符合哈佛精神、最需要提前抢到手的优异学生。 
  偏偏这位被哈佛视为宝贝的学生,学校对她的评价是:“她不是我们学校成绩最好的学生。”她从来没有在各类数理化竞赛中摘金夺银,甚至连奥数课都没有上过。那么,哈佛看中她的是什么呢? 
  还是先来看看哈佛入学的申请表吧。除了我们熟悉的考试成绩之外,还有一大堆学术背景、社会工作、兴趣爱好、老师推荐信,外加两篇小论文。汤玫捷担任过学校的学生会主席、辩论队成员,还作为交换学生,到美国著名私校西德威尔中学修学过一年。甚至在那里,也被好表现的美国学生称赞为“学生领袖型的人才”。 
  哈佛不需要只会考试的应试机器,入其法眼的,是那样一些学生:有鲜明的个性;有学术精神;有领导能力。哈佛所培养的,是国家未来的精英,是在政治、法律、金融、管理和学术各个领域的顶尖精英。哈佛重视的是一个年轻人的综合素质,从适应能力到创造精神,从博雅文化到领袖气质。哈佛的精神也是美国人的精神。 
  反观中国的高考,我们是什么样的选才标准?除了分数,还是分数:分数面前人人平等。于是,那条通往大学的应试小道,犹如一条标准的流水线,无论你是什么样的性别、个性、兴趣和才华,经过数十年的应试规训,统统改变为同一个模型塑出来的标准产品:擅长适应、拙于创造;长于技术,缺乏想象;表面顺从,内心分裂…… 
  教育所培养的,不仅是普通国民的生活技能,也是这个国家的民族精神。如今我们这套应试教育,只适应一般人的技术培训,而不能成为创造性人才的摇篮。今日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工厂,这是中国的福音,也是中国的悲哀。因为我们现在只是制造业大国,而非科技大国:制造业只需要规范的技术,而科学和发明却需要创造性想象。我们的应试教育,虽然可以生产出一流的技术人才,却无从培养出真正的科学精神,无法造就创造未来的天才。 
  有什么样的教育,也就有什么样的政治。哈佛注重的是未来大政治家的培养,而我们的应试教育却只能培养小心翼翼的官僚阶层。政治家与官僚,就像企业家与管理人员一样,完全处于两个不同的层面,具有不同的精神素质。官僚与管理阶层,只会遵从现成的技术规范和法令体系,他们维护的是现实秩序的稳定,而大政治家就像真正的企业家一样,要有政治的创新精神,如同马克斯·韦伯所说,具有三种禀赋:认定自己的价值目标以及对此的生命关切和献身精神;由价值关切所产生的现实使命感和责任伦理;对现实超越感情的冷静判断和洞察能力。大政治家的内在禀赋,不是来自成年以后的政治实践,而是早在学生时代就埋下了种子。 
  比较哈佛的录取标准与我国的高考制度,我们才会知道,什么才是我们与世界发达国家的差距:不是大学普及率,也不是研究生数量,更不是教育经费之多寡,而是比这些更重要的选才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