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

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科研 >

段子式的课堂向谁学习?
     2016年里约奥运会开幕式直播,不少观众频频转台至央视新闻频道,是为能听到白岩松的现场解说。直播结束,一向严肃的“白说”被观众封为“段子手”。事后,白岩松在接受《南方周末》访谈时坦言,为了里约奥运,他事先学习了近200万字的资料。
  这和上课一样。在课堂上讲“段子”,看似好像是随口说说的逗趣话,实则要建立在教师对教学内容十分了解的情况下,并且要在这些独特的段子里,融入教师对这门学科的理解和热爱,从而让知识表达得更有趣。
  观众看一档节目,因为主播风格而产生不同的选择;学生选择一门课,也是一样。浙江大学教授苏德矿曾当选为我省首届最美教师。他之所以深受学生喜爱,绝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微积分课堂“笑果”颇丰,而是他能恰到好处地通过一种比喻,讲清数学概念。比如在讲“常数与偏导数”时,他说,“当你喜欢一个人时,他的一举一动你都看在眼里,别人都变成了常数,他才是唯一的变量,只为他倾倒,如此偏爱称为偏导数……”试问,在这样的情境下,还有谁会拒绝微积分?
  “段子”课满足了更多学生对传统课堂教学新的期盼。大学生更乐于接受对话式的教学,就像每次重新编纂词典时,总会出现一些新鲜词汇,大学课堂也在逐步收录着一些被广为流传的“段子”。
  当今大学生有更多的思辨精神,“段子式”课堂的涌现,不仅仅是为了抬头率,还在传递一种思维方式,笑过之后,引发学生对学科的认同、对求知的好奇。段子只是那块“砖”,若因此能启发学生对学习的热爱,那才是教育一直在寻找的“玉”。
  “段子式”课堂,古来有之。身为教师,大思想家韩愈教学方法十分灵活,以他墓志铭里的原话,叫“游以恢笑萧歌”,也就是喜欢讲段子,他的学生个个开开心心涨知识。著名建筑家梁思成遗孀林洙在回忆中,提及她初到清华大学听梁思成讲授《中西方建筑史》,从不照本宣科。在讲中国园林里惯用的回廊和竹子时,他说用竹子间隔,不是用一片墙,看起来若隐若现,就像阿拉伯少女的面纱。
  教无定法。在课堂上讲“段子”,归根结底是为了教好书。并不一定要唱歌炫技,让学生发笑,教师要完成的,是不让段子成为一种无聊的废话,赢得课堂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