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

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科研 >

教育故事:师恩难忘
    人生旅途中,有些人注定要伴你走完人生之路,分享喜怒哀乐;而有些人只是给你带来瞬间的精彩,他们只是匆匆的过客。但有些精彩可以影响人的一生,它值得我们去感恩,去默念。
  12岁时,我考进了县城里的一中。
  面对一班优越感极强的城里同学,我犹如一只误闯入鹤群的灰雀,来自农村的我有种本能的自卑。更要命的是,我第一次远离父母当寄宿生,而且还没交上要好的朋友。每天傍晚,我都孤零零地呆在自习的教室里流泪,想家。
  我们的班主任邹老师是一位中年妇女。她总是面带微笑地给我们上课,慈爱而有威信。期中考试下来,除邹老师所任的历史课我考得还过得去,其他科目一塌糊涂。我甚至动了转回乡下中学就读的念头——在我熟悉的乡镇中学里,我才能找回我的自信。
  邹老师找了个放学的时间找我谈话。她很亲昵地扶着我的肩,和我边谈边往食堂走。“邹老师,这是你女儿吧?”在食堂门口,一位工友指着我问。“我要是有个这么聪明漂亮的女儿就好了!”邹老师笑着拍拍我的肩膀说。顿时,我愣住了,不敢相信她会说出这样的话。邹老师的女儿,我见过——一个漂亮而又优雅的小公主,在本校读初二。
  多年以后,我已经记不起邹老师后来还跟我讲什么了,但那句话却常常如雷贯耳。“我要是有个这么聪明漂亮的女儿就好了!”它永远印在我12岁的心灵里。在我感到迷茫的时候,我总会想起那一声亲切的赞美,它会穿越时空来抚慰我。那句话,不管当时老师是由衷地说的,还是为了鼓励我而刻意说的,我都发自心底地感谢她!
  在我自卑得像一条毛毛虫的时候,邹老师用她爱的语言,让我有了信心,去耐心等待化蛹成蝶的机会。那一堂课
  常常有家长给寄宿的孩子送米和菜来。来的时候,如果赶上上课,有的家长会径直走到教室门口,大声叫孩子出来;有的家长还会好奇地趴在教室外的窗户上看老师上课,这样或多或少地影响了我们的学习。为此,班主任曾特地召开家长会,要求家长在上课期间尽量不要去班上找孩子。
  那一节,是池老师的课。他是个讲课很生动的老师,戴着一副眼镜,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儒雅的味道。那时,他正叫几个学生到黑板上板演。“海子!海子!”教室外面几声粗犷的叫唤,打断了正专心做题的学子们。循声望去,教室门口站着一位六十来岁的老伯,肩上驮着一袋米。
  他一边叫一边往教室里探,想必是在寻找他的孙子吧。真凑巧,居然看到海子正在黑板上做题。他显出很感兴趣的样子,把米袋放下,如观众般站在教室门口,探着身子笑眯眯地欣赏起孙子做题来。为了看清楚一些,他甚至还把一只脚跨进了我们的教室。我们都替他捏了把汗——要是碰上我们脾气暴躁的英语老师,不把他轰出教室臭骂一顿才怪呢。海子也很紧张,握着粉笔的手老半天也写不出一个字(他平时成绩一直不太好,他的学习时间,大部分献给了武侠小说)。池老师冲老伯笑笑,很宽容地站在一边看学生做题。
  海子最终还是没能把那题答出来,看着孙子的窘样,老伯的脸上写满了失望,他忍不住冲着海子喊道:“要好好读书哟!”说完,就气呼呼地往门外走去。还没等海子追出去,他又折回来,从裤兜里掏出三个橘子,一个递给孙子,两个硬要塞给池老师,还不住地说:“老师,请你帮我好好教育这个孙子,不听话,你可以打他!”池老师接过橘子,很有耐心地应答着他。
  我们的课堂被中断了许久后,老伯终于走了。看着趴在课桌上羞愧得抬不起头来的海子,池老师悄悄把两个橘子塞进他的书包里,语重心长地说:“今天,你让爷爷失望了,但我想,你不会永远让他失望的,对吗?”
  海子后来成绩有了很大的进步,中学毕业后,我们就失去了联系。这一堂课,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但对今天也为人师的我来说,它的影响是深刻的。这堂课,池老师向我们展示了一个老师良好的涵养,诠释了一份深藏爱心的体谅。他让我明白了,老师的爱与宽容,会给学生撑起一片晴朗的心灵天空。
  如今,邹老师已经退休,池老师还在我的母校教书。在小城,我常常与他们擦肩而过。虽然我从没主动问好,但在心底,却是怀着一份深深的感激与祝福。
  敬爱的老师,你们好吗?
(原载《教师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