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

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科研 >

给心灵种梦的人
    很久很久了,我养成了一个习惯。在人生重要的场合,也就是我取得相对来说比较好的成绩之时,别人让我说点什么,我总要说到她,说她对我一生的影响。真的,她是一个能影响别人一生的老师,是能在孩子们心中种梦的人。 
  她叫吴凌波,瘦削的身材,白皙的脸,柔柔的性格。走起路来永远是右手在胸前抱着本书,左手插在裤袋里,轻悄悄地就这样走进了我的生命中,定格在我的记忆里。 
  她是我的初中语文老师。记忆中那时教育没有现在抓得这么紧,没有分数的比拼,没有名次的排序。老师们上课也许也是轻松的吧。 
  只有她,温柔地严肃着。她有很多要求,上课的、交作业的、写字的……我们被她轻轻地圈在她的笑容里,像一群在山林里到处乱飞的小鸟,突然唱起了婉转的歌。 
  我是个天生极其羞怯的女孩子,从不肯在人前发出自己的声音。我也没什么特长可言,理科天生不开窍,文科也没有超常的记忆力。“万人如海一身藏”,苏轼是有意的,而我却是无意识地将自己隐没,隐没到没有一丝声息。 
  她什么时候注意到我的,我始终想不起来。只记得我的作文越来越频繁地被她在语文课上当作范文来读。为了她的笑容能更多地为我绽放,我便更认真地写好她留给我们的任何作业。后来,我的作文本上出现了好多带圈子的“选”字。这是她给我们的最高荣誉。只要作文被她轻轻地写上这个“选”字,就要把这篇作文重新写到她发下的作文纸上,由她收藏起来。对一个孩子来说,被人认可是多么得意而尊贵的事啊!我现在还记得每个带圈子的“选”字给予我的那份开心与骄傲。她总能悄悄地把孩子们的心抓得牢牢的,把孩子们心中渴望翱翔的风筝,了无痕迹地放飞在希望的原野上。 
  再后来,她说我有演讲的天赋。我?一个说一句话就会脸红半天的女孩子,会有演讲的天赋?我亲耳听到一位男老师笑她:“这个女孩敢演讲,我倒着走!” 
  她只是淡淡地笑着开始辅导我,而且让我报名参加学校在大礼堂举行的大型演讲比赛。我一辈子忘不了那天台下黑压压一片的人群;忘不了人群中不敢相信我能演讲的父母那期盼的目光;忘不了我站到讲台上后的眩晕和不知所措。然后,我看到了她,她就坐在台下的最前面,淡淡地笑着,默默地望着我。奇怪的是,望着她的眼睛,我狂乱的心就镇定下来了,对着麦克风我平生第一次放开了我的声音:“大家好,我演讲的题目是……” 
  当演讲结束的时候,台下的掌声如潮水般涌来,这些潮水漫湿了她的眼睛,漫湿了我父母的眼睛,浸润了我整个原本荒芜的岁月,使我的生命从此郁郁葱葱,从此有了更多次的掌声扬起在我生命的旅程中。 
  爱,像一颗缀在叶尖的露珠,也许它很小,但可以滋润一朵花,让它美丽绽放。现在认识我的人都说,我是一个表达能力极强的人,我的同事们更笑我是“人来疯”,说听众越多,我在讲台上发挥得越淋漓酣畅。 
  当我捧回全国教师示范课的证书时;当我的讲课录像收入中学语文教参在全国发行时;当我沐浴在掌声和赞扬声中时……脑海中总是想起她,想起她就涌起想说说她的欲望。我的开场白永远是一样的:“不,我原本不是这样的……”然后在别人诧异的注视中开始讲到她,讲到她在我们每个人心中种下的梦。真的,自从生命中遇到了她,我开始相信,梦是如天使般的她还有如她一般的人,用爱心种在孩子们心里的。 
  走在她曾走过的教育路上,我开始试着像她一样在一个个稚嫩的心灵上种梦。我知道当我的这个教育梦在现实中绽开美丽的花朵时,她又会在花香中隐现。嗅着芬芳的馨香,心知那一定是她淡淡的笑了。其实每当想起她,我就会想起苏叔阳的那首叫做《春天的梦》的诗: 
  闪亮的雪花,轻柔晶莹, 
  每一片都是一个温馨的梦。 
  让树枝看见了新绿, 
  让街道看见了浓荫。 
  哦,在这落雪的早晨, 
  我忽地闻到了丁香的芬芳, 
  听见了蜜蜂的歌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