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

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科研 >

上课与做菜

  上课这件事,对于老师来说,每天都在进行,只是上课的过程与方法不同,教学效果自然也有所不同;做菜这件事,对每个人来说也是一日三餐,周而复始,都要进行。这样看来,两者之间,还是有异曲同工之处的。

 

  某日,我心血来潮想弄一桌大餐。费了老大工夫,准备了一大盆佐料,千辛万苦调制出的美味佳肴,看上去似乎很美,色香味也一应俱全。刚吃时,口感还不错,再回味时却是满口的人工调料味,总感觉这菜失去了原来本真的味道。再者,倘使每天都用这种做“满汉全席”的精力去准备一日三餐,好像也不切实际。
 

  这让我想起了时下的有些公开课。无怪乎现在的公开课都不叫上课,而叫“作课”了。著名教育家周一贯先生曾经很有意思地给公开课下了一个定义:它是在非常的时间里,在非常空间中,由非常的人来执教的一个非常的课堂。我想:这种“非常”的课堂想不精彩,恐怕也难!我无意于小觑这种凝聚很多心血的完美展示,但这种精彩异常、近乎完美的课堂,这种看似无可挑剔的课堂,到底能带给老师和学生多少收获?

 

  上课上得出名了叫名师,做菜做得出名的叫名厨。课上得再好,也得回到真实的教学课堂中来,这是教师赖以生存的根据地:就像名厨菜做得再好,也得吃一日三餐,回到锅碗瓢盆、油盐酱醋中来。有时名厨做菜时拿到一截普通的黄瓜,却心血来潮,灵光一闪,做了一道看起来實心悦目、吃起来爽口爽心的好莱。就像是偶尔上得特有感觉的一节课,仅仅是在交流的刹那,老师与学生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心灵沟通,有了合拍的契合点。这种上课的滋味真是一种享受——妙不可言!

 

  这段时间一直在寻找这样的感觉,可这种感觉却总是可遇不可求。好像今天有明天就不在了,你刻意去找时,它却偷偷溜走;你索性不管它,随性而上,它又悄然而至了!这也许就是课堂教学的魅力所在吧,有人为它消得人憾淬,有人被它迷得神魂颠倒,难以自拔!这种感觉真是——无以言表!

 

  上课这事吧,其实说简单也简单,就是40分钟的师生交流,但要真上好这节课,让学生学有所获,还真不像做莱那么简单。菜没做好,大不了倒了;而课没上好,是误人子弟啊!课堂40分钟其实更多的是课外的日积月累和心血凝聚,想上得行云流水般畅快,让课堂成为一个师生享受的过程,这还真是——只可意会,难以言传!

 

  课堂教学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它,浸润着我们的操劳和智慧,镌刻着我们的惆怅和欣喜。有人说:一堂好课,就像是一出好戏。不同教师的课堂风格迥异:有的激情澎湃,有的如行云流水,有的震撼人心,有的沁入肺腑……但我觉得每一节课都似一盘盘风味各异的菜肴,无所谓好与坏,关键是做菜的和吃菜的都能享受其中,受益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