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

当前位置:主页 > 德育天地 >

为什么一定要上一所好大学?
     是啊,为什么一定要上一所好大学呢?
 结合耶鲁求学经历,我想聊一点自己的拙见。
                好大学教你怎么学知识、长技能
    在名牌大学读书几乎没有不累的。这个累,是苦心志,是劳筋骨。
    我认为,优秀大学和普通学校在学习上的关键性差异,不在于学什么,而在于怎么学——学习的方法和过程,有时真的很不一样。
  同一个知识点,普通学校的学生可能只掌握了皮毛,背一背概念,练几道习题,浅尝辄止;名牌大学的学生却可能通过教授讲解、小班讨论、课外研究、文献阅读、论文撰写等多种方法,很深刻立体地消化一个知识点。
  大二上博弈论(GameTheory)这门课。开课时,教授先带我们一起看了《美丽心灵》这部讲述博弈论大师、普林斯顿大学教授约翰-纳什的电影,让我们初步了解了纳什其人、感受到博弈论的美丽。
  学习博弈论最基本的“纳什平衡”时,教授不但通过“囚徒困境”等经典例子解释这个概念是什么,还让学生们试着设计出不同的博弈论情景题,发给班里其他同学去找“纳什平衡”。
  这样,一个知识点的学习就能引申出各种learningpractice,而每种practice又加深了我们对这个知识点的理解。直到今天,我还对博弈论的各种概念记忆犹新,这一定得归功于当时的深度学习。
在耶鲁,每篇论文都可以写得艰苦卓绝。
    为了理出一篇论文的arguments,我经常要干掉几本书、跑上几次图书馆、查过几回期刊数据库,有时还需要和面对面教授交流观点。写的过程更是丝毫不能马虎,文章逻辑、遣词造句等方面都需要“庄严”对待;引用别人的观点和数据时,必须仔细做好注释、写全“参考文献”,否则就算抄袭,可能被追责。
有些大四学生甚至会用一整学期来“憋”一篇毕业论文。当终于得到教授的肯定时,我有两个大四好友竟然当场喜极而泣。
  知识学得很扎实这点自不用说,更重要的收获,还是通过深度学习所提高的各种能力:阅读力,写作力,分析力,批判性思维等等。
  这些能力综合在一起,就加强了一个人的自学力。而好的自学力不但在读书时有帮助,在未来几十年职场的摸爬滚打里,也会使一个人获益无穷。
好大学好在“好教授、好学生、好校友”
  若想当一个优秀的人,就最好多和比自己优秀的人在一起。
 没有一所好大学不是人文荟萃、牛人辈出的。在人才济济的校园里呆四年,你会接触到各式各样的人才,通过和他们一起上课、写作业、运动、聊天、旅行、谈恋爱,你将一直被他们的正能量气场笼罩,不知不觉汲取到他们的优点、逐渐变成更好的自己。
  耶鲁四年,让我倍感荣幸的一大收获,就是与一群“超级厉害”的人成为师徒、同窗和校友。
  每个耶鲁学生的“厉害”都体现在不同方面。
  有才华方面的“厉害”:满分学霸,音乐诗人,发明天才。有阅历方面的“厉害”:十年级的暑假一路卖艺游遍南美写出一本畅销游记;18岁和22岁代表美国连续参加两届奥运会击剑比赛并获奖牌;幼时幸免于卢旺达屠杀,与家人十年后在美国重聚,长大后代表非洲难民在联合国演讲。
  当然,还有家庭出身方面的“厉害”:美国前总统肯尼迪唯一的外孙,印度首富唯一的千金,全球著名金融大鳄的小儿子……我和这些厉害的同学们一起揉着惺忪睡眼去赶清晨第一堂课,在图书馆啃书到天亮,在星期五晚上的大派对上喝酒唱歌,在周末乘火车去纽约逛博物馆和艺术馆……我们探讨政治民主、生物实验与伦理道德等深奥话题,更会一起在星空下畅想人生未来。
每个耶鲁学生都在释放着积极上进的能量,在友好和谐的气氛里你追我赶。和这样一群人在一起,你压根不敢偷懒,更不可能颓废。和这样一群人在一起,压根不敢偷懒,更不可能颓废。
那些家世显赫的学生,也丝毫没有纨绔子弟之气。从他们身上,我感受到了低调、谦逊、彬彬有礼。
  大学四年里,我有幸跟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伯特-施勒教授学习“金融市场理论”,同摩根士丹利前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史蒂芬-罗奇教授讨论中国未来的经济走势,向著名的耶鲁大学投资办公室首席投资官大卫·斯文森教授讨教投资秘诀。
  除了上课时能近距离接触传说中的各位“人物”,我还有幸和教授们在生活中切磋交流:跟日文教授学习剑道,到德国籍的历史教授家里啃猪手喝黑啤,帮英文写作课教授打理后花园的花花草草。
  因为四年的同学情谊美好而难忘,大家在毕业以后仍旧保持着密切联系,以耶鲁校友身份为荣。
  而纽约、旧金山、伦敦等欧美大城市,更是有上千上万耶鲁人,从近百岁的老翁到二十多岁的小伙都活跃在校友活动中。 
  总之,若想在青春最好的几年里,结识一群高智商、高情商的人,和这群人成为朋友/事业伙伴/爱人,让他们给你带去源源不断的积极影响和改变,你就应该努把力,考上一所好学校。
                 名校离“成功”更近
    大三上学期,我决定申请投资银行的暑期实习。
    每年夏天,华尔街的几大投行都会录取一些大三升大四的实习生,把他们分配到投资银行部、股票销售与交易部、研究部等部门实习8至10周。实习生最多能拿到一笔相当于人民币八九万元的薪水,表现优秀的还能提前获得全职录用。
    这么好的香饽饽,自然受到一众大三学生的争抢。
    那年9月,高盛、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瑞银等几乎所有投行陆续造访耶鲁。
他们派出的公司代表,从大老板到初级分析师,也多是耶鲁校友,与学生们“唠嗑”时毫无距离感,除了分享正经的实习申请秘籍外,还会聊聊哈佛耶鲁橄榄球赛胜算、耶鲁最好吃的食堂,甚至当年曾有过的校园罗曼蒂克。
    一众世界顶级投行的职员代表放下光鲜甚至自傲的姿态,在白天忙得焦头烂额之后,再搭两小时火车从纽约风尘仆仆赶到耶鲁,就是为了能吸引更多这里的学生应聘实习岗位。
    他们青睐“耶鲁”品牌,信任耶鲁学生的能力。这种待遇,是普通大学学生几乎没法得到的。
    高盛甚至专门请华尔街上著名的金融培训师到耶鲁,给学生们上课,一切免费。首轮面试,一些投行更是将考官团队“运”到耶鲁校园,免了学生们赶火车去纽约的麻烦。
而普通学校的同学呢?
    “抱歉,我们不会在你校组织现场面试。”“抱歉,我们没有针对你校学生的实习培训课。”“抱歉,你需要自行预定航班飞到纽约面试。”
  老实说,写到这里,我真有点为普通大学的精英们抱不平——你们很努力,很优秀,也许比名校学生更出类拔萃。可因为你们的学校在名气和资源上不够给力,所以没法给予你们一个高平台、一条快车道、一份加速度。
  我们无法撼动这个现实,但我们可以绕过它——凭努力,考进一所好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