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

当前位置:主页 > 文明创建 >

手机阅读到底算不算读书?

  世界读书日(每年4月23日的世界图书与版权日)来临之前,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第十五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66本。我对这个数据不是很信任,因为这个调查的样本量还是太少,问卷数量才18666个;同时,城镇样本14012个,农村样本才4654个,城镇是农村样本量的三倍,而城市和农村的人口数基本在1:1左右。

  但是,大家的感觉与阅读调查报告数据大致上是一致的,即国人的阅读量确实少,人均阅读量只能比目前这个4.66本还要少,而不会更多。

  很多人自然会问一个问题,读纸质书是阅读,难道我们在电脑或手机上读了那么多文字就不算读书了吗?在这个调查中确实也有这方面的调查数据,城镇居民数字化阅读方式接触率为81.1%,农村居民为63.5%,5.4%的国民年均阅读10本及以上电子书,有35.1%的国民倾向于手机阅读。

  我们印象中,这几年更多的人越来越依赖于手机移动端的阅读。那么,这种阅读没有办法统计为相当于读了多少本纸质书,这种阅读就不算读书了吗?

 

  事实上,手机的智能化和使用便捷,让它承载的功能和作用越来越大。我们可以把它看作是电脑的袖珍版,电脑可以上网看新闻,可以书写,可以观看视频,而这些通过手机都能做,而它比电脑体型小了太多,随身带着随时都可以使用,而且多了通话社交的功能。通过电脑阅读电子书还是非常受限的,而通过手机阅读电子书哪怕是在拥挤的公交车或地铁上,都是没有问题的。

  因此,手机阅读到底算不算读书,是可以探讨的。

  人们对手机阅读不信任,主要是基于这样的两点,一是阅读内容上的问题,因为手机阅读往往是碎片化的阅读,读得更多是信息,而非知识和思想。与纸质书的严肃和深度阅读导向相比,手机阅读更容易把人带向泡沫化和娱乐化的方向,即使有些知识性内容也往往是轻型的表面化的知识,更接近于信息性阅读。二是阅读心态上往往是打发时间的休闲性阅读,工作之余放松下,乘车无聊时消磨下时间,等等,阅读时的心态是追求放松的,而不是为了学习和充电。因此,人们在手机上娱乐和阅读,往往被认为是“玩”,玩手机。

  而对于纸质书,其内容的选择和准确性上,人们更加信任。纸质书的选题、创作、编校和阅读人群读后体验的筛选鉴别之后,质量和品位更有保证。而手机阅读除了纸质书转化出来的电子书之外,更多的海量内容是鱼目混珠鱼龙混杂的,人们的注意力和兴趣很容易被裹挟而走样。

  但是,手机阅读更有亲和力,阅读体验和丰富性更符合人性。相当大的人群从本来缺少纸质书阅读转向了手机阅读,社会上的很多公众信息更容易进入千家万户,很多人更有机会接触到当下的重要信息和热点问题,这对公众的社会认知程度的提高都是非常有好处的。

  因此,手机阅读在某种意义上,它仍然可以归类为读书,因为今天人们要读的“书”已经不再是狭隘意义下的经典性的典籍,阅读的世俗化进程是不能回避和否认的了。

 

  为什么我更认同手机阅读同样是读书呢?

  首先,阅读工具和载体本身并不能完全决定阅读本身。当纸质书渐渐消失退出历史舞台后,我们是不是渐渐淡化“读书”这个词而更愿意以“阅读”来代替这种行为?这是肯定的。读屏时代,让纸质书失宠,但是阅读的人群却迅速扩张,这不是历史倒退,而是让阅读无声无息地成为人们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这与图书稀少的古代只有少数人有机会读书渐渐进化到书籍广泛流布于街巷的变化,是一样的。

  其次,阅读内容的良莠有别,是同时存在的。纸质书中同样也是有好书和坏书,同样是有品质的书与平庸的书混在在一起,学术书与生活图书并存,不同人群喜欢的小众书与大众畅销书一起摆在书店的书架上,这边是高大上,那边可能就是黄赌毒。因此,人们仍然要在卷帙浩繁的书海中去寻找自己感兴趣的书。因此,不同的人群会有不同的书单受到追捧。手机阅读也同样如此,需要人们从中选择。而手机阅读的种类更丰富,除了严肃内容的阅读,还有信息性的阅读,娱乐休闲性的阅读更是唾手可得,丰富的选择,让人们各取所需的机会更多。同时,阅读内容的开放性和自由度更高。从前是出版社和编辑决定着我们能够读到什么,哪些东西禁止让我们读到,阅读的开放和自由,往往意味着思想的开放和自由,其中也隐含着言论的开放和自由。尽量不被禁止的阅读自由,才让人们更有阅读的兴趣和积极性,而且是自发的,不需要别人去倡导的。

  第三,手机阅读的泥沙俱下,是不是会影响人们的阅读整体水平和质量呢?事实上,仔细想想,大可不必担心。人的知识背景和素养,决定了人们会更关注和关心什么。一个喜欢电脑和网络技术的人,他在手机当然会读一些新闻等公众信息,因为他也是公众群体中的一分子,同样他也会在手机上看些娱乐性的文字,因为他也是生活中的人,不会拒绝休闲的享乐的内容。但是因为他对电脑网络技术很发烧,他更多阅读的主要内容可能就是这些东西,他会不断搜索与之相关的内容,然后保存起来,一有时间就翻出来读读。一个就喜欢读养生内容的老人,他无论在书店里选择图书,还是在手机上翻找,可能主要都是围绕他当下最关心的养生内容。一个喜欢看秦晖、贺卫方等知识分子文章的人,他必然更多去阅读这些学者的文章和电子书,无论它们是从手机上的一些微信公众号上读来的,还是手机上的报刊媒体电子版上读来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相对比较顽固的阅读兴趣点,有自己比较喜欢的阅读领域和阅读主题,基于个人中心主义之下的阅读,往往不是纸质书阅读还是手机阅读所能轻易左右的,只要是想读的内容,从哪个渠道更容易看到,就选择从哪个去获得。如果只有纸质旧书中能看到,那就想办法去淘来;如果只能翻墙到外网去获得,那就想办法跃过去,努力地去寻找。

 

  第四,深度阅读或高品质的阅读,并非考察纸质书阅读与手机阅读的重要指标。事实上,一本大部头的学术名著,在今天的快节奏生活和繁忙工作中,阅读过程是分解和断续性的阅读过程。读一本海德格尔的书,里面的章节,每天读一段或读一篇,读完一点,就要在纸质书上夹入书签以备忘。而这一段内容在手机上同样可以实现,甚至在外面公交地铁上用手机翻阅出来更方便些。一个学者的手机阅读内容,肯定与普通读者的手机阅读内容是大相径庭的,因为关注和思考的内容方向差异很大。事实上,正如学生语文教材里的一篇篇文章是相对独立的一样,手机阅读的文章也是相对独立的,但每一篇都可能是读者当下最想关心的,选择阅读的过程就是他关注点的筛选过程。而每一篇文字内容都可能被这个读者认为是自己最想看的,而被选的每一篇读了有所收获,那就达到了他的目的。阅读纸质书,读者也多都是对整本书中的一点点内容特别有收获,特别有印象,手机阅读也同样如此。

  第五,与纸质书在形式上缺乏更多开拓空间相比,手机上的阅读体验,随者技术的发展,手段和形式会变得更加多样和丰富。除了听书,读书会APP的阅读解读等等之外,阅读的在线分享和交流更加便捷,网上读书活动的广泛开展,更加有利于人们对阅读内容的筛选,有利于满足人们对阅读品位不断提高的需要。

  第六,更重要的一点是,手机阅读让更多的人从阅读者的身份,开始有感而发地进入到创作者的行列。写作不再是很神秘很高大上的一件事了,读读写写,越来越多地成为普罗大众的精神需求。创作的勃发,必然促进大众思想的提高,人群的整体文化水准也将水涨船高。人类每一次文化的启蒙与进步,都与大众的认知和接受度提高有密切的关联,因为大众的土壤才能不断孕育出杰出的人才。欧洲文艺复兴时代的意大利、法国等社会大众整体文化水准就是相对比较高的。因此,当社会上的每个普通人手里的手机都成为自发学习和创造的工具,再通过无数个手机进行无限的联结,它们就形成了一个不断创生新知的平台。让手机阅读如何更有文化水准,让更多人的智慧得到激发,不同的社群文化得以发展,这也许是我们该考虑的,而不是歧视和限制手机阅读。

  到底用什么读,不是最该考虑的重要问题,因为科技发展以及大众选择终会给出答案。而读什么和怎么读,才是阅读最该关注和思考的。